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躍過“500K”的營養師旅程

李欣容
     當意識到營養師的年薪可能遠不及500K(50萬)時,大學生涯過了一半,已回不去了。在發現營養師能夠輕而易舉的運用500K(大卡)來玩體重控制、幫助病人時,開始樂在其中學習,更想分享所學為他人服務,於是興高采烈地走下去了。當有機會藉營養師這個身分翻山越嶺500K(公里),遇見各個角落的小人物、了解同一片土地上其實存在各種生活方式,進而漸漸的更認識自己,也更確定了這個誤打誤撞的行業將擦出一場美麗的火花。
    第一站-置身東岸
剛畢業時,一個單純想進醫院工作的念頭,再一個想到陌生城市生活看看的動機加強,就跑到台東去了。 9月的台東依然艷陽高照,入宿那天望著面山的房間及可遠眺綠島的客廳,心想:這是多麼美好的環境呀!但,是要開始過退休生活了嗎?直到進入工作一個月後,面臨院內兩位營養師的離職,才發現自己是隻站在東海岸邊的小螞蟻,眼前的工作挑戰就像海洋一般望不著邊盡際。協助獨居老人便當、員工自助餐作業、每月結算廚房營收、訪視病人、共照網營養諮詢、附設養護中心老人的營養評估、護理人員教育訓練、社區講座、教養院童的營養評估、社區報、雙月刊文章,也遇到了新系統的更換……等,雖說院內病人較少,但需學習的、需完成的事情並未較少。東部徵人不易,一個月的資歷卻是院內最資深的營養師,就像掉入大海的螞蟻,連一聲“哇”的時間都來不及,已經身在其中了,只能逼著自己學會游泳。當時進入加護中心前總要先深呼吸一次,遇到病人問題時還要故做鎮定,快點回辦公室翻書、查資料、callout向學姊求救,後來主管也積極的安排我們到台東馬偕醫院實習。而自己則利用假日時間坐火車北上南下四處上課。經過了幾個月對於工作已較上手並且樂在其中,但也發現了海面下其實蘊含著一個大大的世界,若不更深入學習、底子不夠穩固,將於海面浮載浮沉失去方向,想給病人更好的照顧,只有熱情是不夠的,我還需要接受更完整的營養師訓練以得足夠的知識及經驗。
    第二站-探訪幽谷
東部地區醫院病人相較少,但需訪視的種類包羅萬象:內科、外科、婦幼病房、RCW、ICU,而營養師的介入除了考慮現下的疾病問題外,更需思考病人的經濟、出院後的物資來源、家庭支持度……等。有些人是因為需要看病才下山一趟,飲食主要來源是自己種的地瓜、青菜、silao(醃生肉),認識當地的生活習慣似乎比精進醫療相關的專業知識更為重要。來到多種角色分工的大醫院,工作變得較單純卻更深入。因面對同類型的病人,較能針對專一問題尋求解答,並試著於臨床上使用。求知的過程發現知識的日新月異,問答題未有正解,需透過文獻、書本、了解醫生處置、經由前輩的經驗提點及討論,來找出對病人好的答案。而問題會繼續的被研究,解答也可能隨時被推翻,營養師就必須持續性的學習更新自己的知識,擁有更多資源後,漸漸感受到學問的深度宛如一座深邃之幽谷。
    第三站-走進現代化的喧囂城市
    從東部醫院的小廚房到大醫院的中央廚房,膳管工作需具備的能力也大大不同。環境設備由人力到自動化,就必須了解設備的使用、維修;面對人員從6人到60人,每個崗位的工作內容需要更多的時間了解,工作流程的協調需要更有系統的分析;一年資歷面對數十年建立的制度、規範,聽見人員們的聲音時都要時時提醒自己,安靜聆聽、多加觀察、判斷;工作團隊中成員的個人特質、相處的模式、默契需更費心思去認識及融入,因人員多相處上就較容易造成誤會,身為管理者的我還需要更精進自己的溝通技巧與管理能力。
    “營養師需要具備獨立完成工作的能力”這是大三實習時學姐說的一句話,當時還是學生聽完就忘記了,卻在東部工作想起這段叮嚀也深深體會,目前也朝向這個目標邁進。 曾想過,工作將佔去我們生命1/3~1/2的時間、空間,常常很慶幸這份職業對我來說不僅僅是工作而是“生活”,就像進行一趟沒有歸期的旅行,或許會有什麼新發現值得期待、或許只是平淡無奇的公路、也可能遇見未搭橋梁的河岸……還有許多的未知,但因為熱愛旅行,所經歷的終將成為人生地圖中的難忘景點,期待我未完待續的營養師旅程 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語音服務
更新時間:2022/1/27 上午 09:10:00
通過AA檢測等級無障礙網頁檢測_圖片無菸檳榔醫院_圖片
我的E政府_圖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