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K他命膀胱炎

別讓K他命啃蝕你的人生

 三軍總醫院 泌尿外科主治醫師

蒙恩

第一次看到小偉,是我剛從英國攻讀完博士學位回來沒多久。腫瘤科的醫師會診我,希望我可以幫幫他。20歲左右的大男生,極度消瘦,170公分左右的身高,體重只有不到40公斤。他眼窩深陷,左鼻孔插著一條鼻胃管,整個人癱軟在病床上,奄奄一息,彷彿下一刻就要離世。小偉被朋友誘惑,為了追求刺激,大約三年前開始吸食K他命(拉K),一年前,他被診斷出鼻咽癌末期,已經接受過放射治療,現正進一步接受化學治療。會診我是因為嚴重的頻尿、急尿,膀胱漲痛,甚至有時出現血尿。他看到我時,眼神閃爍了一下,才用他有氣無力的聲音說:「醫師,我好痛苦,我幾乎離不開廁所,晚上也沒法好好睡覺。」我為他安排了一系列檢查,發現因為長期濫用K他命,原本應該有500 CC容量的膀胱,容量只剩下不到100 CC。更令人擔心的是,他兩側輸尿管狹窄,造成腎臟積水,腎功能變得很差,恐怕再過不久就要靠洗腎來渡日。再到病房看他時,他用近似哀求的眼神看著我,期待我能為他做些什麼,好減輕他的苦楚。

麻藥變毒藥

        K他命學名為氯胺酮,俗稱K仔、K粉、K他命、克他命,在台灣,經常被稱為褲子。K他命是一種中樞神經傳導抑制劑,從1960年代開始被用來當成麻醉藥,特別是小孩和動物的麻醉,但因為病人在麻醉恢復時容易有異常的感覺,而逐漸被其他的麻醉藥所取代,但目前仍用在獸醫的麻醉上。K他命也有良好的止痛效果,越戰時曾被美軍廣泛使用在戰傷上。K他命在1970年代曾普遍作為精神科藥物,並用來從事精神科疾病研究,直到1978年使用達到頂峰後,開始有科學家發表服用K他命後的中毒現象報告。

當K他命逐漸不再用於臨床醫療時,開始有人為了尋求刺激,濫用K他命。K他命的施用途徑包括口服、靜脈注射、肌肉注射、鼻吸、以及混合菸草或大麻做成所謂的K菸。鼻吸K粉和吸K菸是目前最常用的兩種途徑。低劑量的K他命會使人感到時間和空間的扭曲、產生幻覺以及輕微的解離感。根據使用者的描述,覺得「好像溶化在週遭環境中」或「靈魂出竅」。使用高劑量的K他命則會產生所謂「K洞」,這時吸食者會出現幻覺,感覺自己已經遠離身體,甚至出現瀕死的幻覺,有些人這時很害怕,有些人則很興奮。在「K洞」中,病人無法移動,常會呆坐或直接躺下來。

根據聯合國的世界毒品報告顯示,濫用K他命的地區包括東南亞、澳洲、北美和歐洲。開始濫用的年齡大約都在十九歲以下,許多年輕人在學校或進入職場前已有吸食K他命的習慣。近年來在台灣K他命濫用情況愈來愈嚴重,根據100年的政府反毒報告書,濫用K他命的案件數,從九十一年的二十三件、到一○○年已經高達一○一七件,成長達四十四倍,是目前濫用藥物中成長最快的。K他命成長快速除了取得容易之外,K他命目前列為三級毒品,依現行法律規定,一級(海洛因、 嗎啡、鴉片、古柯鹼等)、二級毒品(安非他命、大麻等)販賣和吸食者都有刑責;三級毒品(K他命、一粒眠)僅販賣、持有超過二十克以上才有刑責,吸食者則無,嚇阻力不足。

急性中毒時,病患會有突然全身抽搐、肌肉震顫、呼吸停止、意識昏亂、流淚、血糖高、喉部肌肉收縮、心臟停止跳動等症狀,嚴重時會造成死亡。

        長期使用K他命亦會導致身體許多器官損害。在心臟血管系統方面,K他命會使心博過速、血壓升高,增加心臟的負荷。因此很容易導致原本心臟不好的病人心臟衰竭。對於呼吸系統,K他命可能造成咽喉收縮、分泌物增加、氣管擴張、急性肺水腫、呼吸抑制等。另外有報告顯示約有三分之一長期及大量的K他命使用者,曾經歷劇烈腹痛,即所謂的K痙攣(K-cramp),其原因目前還不清楚。有腹痛症狀的病人,常伴隨有肝功能異常,這些病人的電腦斷層檢查可看見總膽管出現問題。長期使用K他命亦會導致腦部病變及認知功能障礙,特別是記憶力變差。

凋零的泌尿系統

近年來K他命造成的慢性膀胱炎也成為長期濫用者的夢魘。K他命導致的慢性膀胱炎會讓患者不斷地想解小便,有嚴重的頻尿和急尿症狀,甚至5-10分鐘就要去一次廁所,每次的小便量並不多,晚上也無法好好睡覺,必須一直起床上廁所。還常伴隨有膀胱疼痛和血尿,患者為了這些泌尿道的症狀痛苦不堪。評估膀胱功能的尿路動力學檢查常可發現這類患者的膀胱容量變小,彈性變得很差。在膀胱內視鏡中可看到膀胱壁表皮脫落,也常會見到潰瘍和出血。慢慢地,他們的膀胱就失去了貯尿的功能。更可怕的是,除了膀胱之外,輸尿管也可能因著長期使用K他命而產生纖維化及狹窄,隨之而來的是腎臟積水及腎功能喪失。

        19歲的小貞,凌晨一點鐘被人發現倒在路旁,神智不清,口鼻都有白色的粉末。路人打電話報警後,救護車把她送來急診室。年紀輕輕的她已經拉K拉了6年,不知進出醫院多少次。第一次來醫院是因為劇烈右腰痛,經過檢查後發現她不但膀胱變小,右側腎臟竟然缺血壞死了一部分。每次治療出院時都再三囑咐她千萬別再拉K,不過她始終沒法抵擋誘惑,不但自己拉,還當起藥頭賣藥。這次來醫院,發現她的右腎的缺血壞死更加嚴重,到了無法挽回的地歩。好不容易為她找了張床,讓她能住院接受治療,沒想到她竟然讓朋友帶K他命來醫院,藏在浴室的天花板,趁人不注意時躲在浴室中拉K。她的母親哭著求我幫幫他,我告訴他,小貞自己才能幫得了自己。

別無他路戒K吧!

只有完全戒斷K他命才有可能將身體損害減到最低,讓身體的運作有機會恢復正常。就拿K他命造成的慢性膀胱炎來說,目前並沒有特效藥可以使膀胱的容量增大或恢復彈性。也沒有很好的藥物來治療這病所帶來的頻尿及急尿感。雖然泌尿科醫師試著以玻尿酸灌注到膀胱,試圖修復膀胱表皮的缺損,但效果仍有待評估。惟有完全戒斷K他命,才可能讓膀胱不至於繼續縮小,功能變差。否則到最後只有將膀胱切除,再以腸子來重建膀胱。試想,年紀輕輕就失去了膀胱,未來的日子將會多麼難過。

長期使用K他命會產生耐藥性與心理依賴性,不易戒除。有許多不肖藥頭為了誘人吸食,大肆吹噓著「K他命不會上癮」的觀念,而很多年輕人竟信以為真。但這種說法是錯誤的。事實上,初期接觸K他命的人的確不會感受到上癮,等到長期使用之後,才發現想戒都戒不掉,對心理和生理都產生很大的影響。戒斷K他命不但要靠個人的意志力,家庭和社會機構的幫助也是戒K的重要一環。在戒斷K他命後有人會產生焦慮、震顫、流汗及心悸,但目前沒有大規模的研究證實戒斷K他命後到底會產生什麼症狀。

從嚴修法杜K

依『毒品危害防制條例』,K他命屬於第三級毒品,早期對於施用第三級或第四級毒品並無刑責與處罰,因此許多藥頭以『拉K 無罪』的說法引誘青少年吸毒。民國98年5月20日修法通過,對於『無正當理由持有或施用第三級或第四級毒品者,處新臺幣一萬元以上五萬元以下罰鍰,並應限期令其接受四小時以上八小時以下之毒品危害講習』,且『持有第三

級毒品純質淨重二十公克以上者,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,得併科新臺幣三十萬元以下罰金』。雖然在修法後,刑罰加重,但似乎仍無法有效遏阻青少年拉K的風潮。坊間流傳著,只要身上帶十九公克K他命就不會被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年8月底,筆者受邀到日本參加一個由台、日和韓三國尿失禁防治協會聯合舉辦的學術研討會。在會中筆者針對K他命造成的慢性膀胱炎發表專題演講。此一主題令在場的日、韓醫師覺得非常訝異,因為他們從未遇見這樣的案例。追問之下,原來日、韓兩國對於K他命的管制非常嚴格,甚至將其視為與大麻和海洛英同級的毒品,吸食者會被判重刑,因此濫用情況不多。期盼政府能制定更嚴謹的法規,以杜絕K他命濫用的歪風,避免讓年輕人誤入岐途,而造成終身遺憾。

要當老K別拉K

        在我的門診,常見到拉K的年輕人,長相和身材幾乎都可稱得上是俊男美女,其中不乏有高學歷的知識份子。另人不解的是,為什麼在正值青春年華,該是準備要成為社會中的老K王牌時,卻躲在角落裡讓K他命漸漸啃蝕掉他們的身體和心靈。K他命濫用已經造成社會中的隱憂,若再不積極行動,幫助這些迷途的年輕人回到正軌,我們的下一代恐怕會有更多像是小偉和小貞這樣的年輕人,令人惋惜。

 


線條圖片


語音服務
瀏覽人次:18018
更新時間:2022/12/4 下午 07:07:48

收起